华为及电信网络将巨变,与IT互联网的巨大差距在哪里?会否淘汰? 从川普看体制外力量的重要性

结论/摘要:网络设备可以取消几乎所有软件代码,变成彻底的空盒,无色而透明。变成几乎跟光纤一样的纯粹物理层,从而极大地颠覆和提升其运维和开发水平。因为,越简单,越低级,就越可靠。所有的复杂度和智能,集中于个别点,真正做到,力出一孔,智出一孔。而非像现在这样,网络的业务、功能、智能等,都是散乱地,每个厂家都各出奇招,各自不同,种类繁多地遍布全网。

 

华为与互联网领域,如FB、AWS的巨大差距在哪里?电信网络在水面下究竟隐藏了怎样的一座巨大冰山?

 

FB、亚马逊,为什么他们的运维,和开发水平那么高?远远高于运营商和华为的水平。据说全球的软硬件,及运维人员,人数之少,令人惊叹。
FB、AWS,只需要面对数据中心的服务器,而运营商却要面对上千种不同的硬件。

上千种硬件,这只是表象。真正导致网络运维非常复杂,费用无比高昂的,是掩盖在水面下的巨大冰山。
硬件还只是冰山的一角,真正的冰山是,在上千种硬件中,每个都包含了非常庞大的软件和业务系统,从而导致了非常复杂和昂贵的运维,及开发系统。(而且,数据中心网络拓扑单一简单,而运营商网络拓扑复杂,协议复杂。)

管理和运营几万个人员的体系,是非常复杂和低效的,而且费用庞大(大量复杂的协商交流,效率极低)。但是,如果这几万个人,共同拥有同一个大脑,那么,就等效于,系统只是在管理运营着,仅仅一个人的体系,因此就非常简单和高效,可以大幅降低运维难度和费用。
如果人类也可以这样,就相当于,华为只需要一个人来上班就可以了。所有的会议、沟通都不需要了,效率得有多高?其他人通过脑电波实时传达,执行就行了。
如果彻底取消网络设备的,几乎所有的软件和业务能力,并简化网络架构。这时候,网络中上千种硬件,只不过跟FB/AWS机房中,同样也没有代码的上千根光纤一样,变成彻底的物理层。它们就不会对运维和开发,造成影响,不会增加运维和开发的难度。
因此,华为和运营商就可以实现,FB/AWS的一样的运维和开发水平。

 

为什么成千上万的人,可以拥有一个共同的大脑,如何能实现?

 

为什么可以把成千上万个大脑,进行收编,让他们共同拥有同一个超级大脑,形成跟FB/AWS一样的格局、架构呢?

是利用技术进步,所带来的大带宽和低成本,把设备数据的采集、传送、处理进行彻底的分工,避免设备之间非常低效的广播、协商和小数据处理。代之以数据中心的大数据处理(含路由、交换/业务),从而把速度/质量提高了很多个数量级,从而大幅提高了网络的智能、效率,以及业务布放、运维方式。

此外,远远更加简单的网络,也同样能带来显著的成本降低。

因为在此架构下,网络非常简洁,所以成本降幅,和性能效率的提升等,都非常显著。
因为硬件极简,而且干净、高效。软件代码只有原来的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所以,成本的降幅,运维开发的提升,幅度也是惊人的。此处暂不给出具体数值,免得争议,有兴趣者自然有途径得到。

如此,网络设备可以取消几乎所有软件代码,变成彻底的空盒,无色而透明。
变成几乎跟光纤一样的纯粹物理层,从而极大地颠覆和提升其运维和开发水平。因为,越简单,越低级,就越可靠。
如此一来,所有的复杂度和智能,只需要集中于一点,真正做到,力出一孔,智出一孔。而非像现在这样,网络的业务、功能、智能等,都是散乱地,每个厂家都各出奇招,各自不同,种类繁多地遍布全网。

 

网络的发展,绝不仅仅只有“云化”一个方向,还有“地化、简化和净化”,需要实现“四化”。

 

如果仅仅是实现“网络云化”,其效果仍然非常有限。
因为,在各个网络部件之间,存在着大量的重复、浪费和低效现象。所以,仅仅做“网络云化”,是远远不够的。所以还需要对网络设备,进行“地化、简化和净化”,需要对设备的核心算法进行创新和突破,充分利用用户侧资源,来避免大量的重复、浪费和低效。
核心在于,几乎可以全部取消了网络设备的软件及业务能力。甚至进一步,比如在接入设备上,对大部分时延敏感性业务,也完全可以进行云化。同时把大量的重复、浪费、低效的功能部件,进行合并、取消和迁移/集中,从而大幅提升效率。
比如对接入OLT设备,在我们的方案中,全部代码量已经能压缩到,只有原来的1%以下。如果能增添人力的话,0.1%也是有把握的。至于0.01%,这是一个可能的挑战目标。甚至可以做到,软件代码极少,而且永远不需升级。因为,软件只做最简单、基本,而且无脑的操作,所以就无需升级。

 

两个巨大变化,使软硬件彻底解耦,网络只有硬件,软件只在云端,颠覆运维和开发模式

 

这样的方案,其意义是非常巨大的,因为它彻底改变了整个网络的开发和运维模式。从此,网络的所有软件和业务,都跑在了云端的服务器上,这导致了2个巨大的变化:
a、网络的业务节点大幅减少。运维几个业务节点,和运维成千上万个业务节点,效率是完全不同的。
b、软件跑在云端的服务器上(支持业务模块加速与卸载),与跑在上千种不同的专用硬件上相比。两者的开发和运维的效率,也是完全不同的。
正是因为这两点,FB和AWS才拥有,令华为和运营商惊叹的,业务开发和运维水平和效率。

实现了这两点,也就实现了网络的软硬件彻底解耦和分离。实现了在上千种专用硬件上,几乎没有软件和任何业务,它们都在云端实现,跟FB/AWS的架构一样。因此,就可以实现,跟FB、AWS一样的开发、运营水平和效率。

在云端服务器上,因为软件的开发和运维手段、技术,都非常先进,因此就可以大大提升效率。如果引进第三方,也就非常容易,比之开源、白盒等,效率远远更高。

同时,必须要探索的是,如何在云端谋求华为独有的战略控制点和竞争力。甚至比软交换更强的战略控制点。除了在软件业务上,构筑优势外。同时需要自行研制灵活、强大,具有独特价值和优势的ARM芯片,内嵌华为自己的核心价值。

如此一来,将彻底改变了网络以往的小农经济,自给自足的做法。

 

为什么目前的华为,蓝军是最有希望的体制外力量

 

FB, AWS,Google等是体制外的力量,所以提出的网络架构也是颠覆性的。
美国当选总统,川普的女儿演讲说,真正的改变和颠覆,只能是来自体制外的力量。
用川普自己的话来说,体制内的希拉里,如果能实现诺言。那么,她早就已经做了,在她自己主政的那么多年里。
有位领导说过,让人否定和颠覆自己,是反人性的,连大科学家也不能免俗。所以,无论特斯拉发明的交流电,是多么优秀,爱迪生依然要坚决反对。

华为的蓝军成员,相比网络红军,也一直是体制外的力量。所以,蓝军最可能提出颠覆性架构,和颠覆性的核心算法。
接下来,蓝军应该提出,颠覆性的运维和开发架构,从而实现FB/AWS一样的运维和开发效率。
蓝军在提出和汇报方案时候,并未听说过CORD/TIP。但是,由于CORD/TIP的出现,蓝军更早和长期主张的,远远更优秀的方案,才容易得到支持。因为CORD/TIP,虽然其方案非常有价值,但是由于缺乏长期的电信实践,所以难以释放出细节上的魔鬼,而这正是蓝军所擅长的。
而且某些蓝军成员,在其早期的红军生涯中,也都是以,提出收益巨大的颠覆性方案,并成功地商业实施而有名。其获得的架构性基本专利,也在海量产品上得以实施应用。
近期的例子是,蓝军成员还曾,从体制外对其它产品线提出过颠覆性方案,并被采纳。比如,曾对电信领域以外的某产品,所提出的技术建议,80%得到采纳,包括大幅降成本的方案。(证明人:XXX、XXX等)
说明,真正有效和意义重大的颠覆,只能来自体制外,否则早就已经实施了。

 

用王传福的一句话来结尾

 

王传福说。“必须要选择对的方向。我们认为技术首先要为战略服务,其次才为产品服务。一个产品的失败造成的损失是几千万或者上亿元。但方向错了,损失的可能就是几十亿、几百亿,更加宝贵的战略时间会被延误五年、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