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财报分析华为的下一步棋: 要规模要利润 最根本是要活下去!#华为2016年报#

2017-04-01柳冰 一苇财经 微信号 yiweicaijing

3月31日,华为发布2016年财报,全年销售收入达到521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2%。意外的是,净利润为370.52亿人民币,同比仅增长0.4%。

增收不增利,华为陷入增长危机?

华为的支出控制会在哪些方面?华为的研发费用会否缩减?

华为的净利润增长停滞,是否是经营出了问题?华为的净利润是否触顶?

华为的下一步棋将会是什么?

我们试图从财报中,管中窥豹。

净利润是什么?

净利润是什么?

净利润如同人的脸面,如果经过美图,往往判若两人。

净利润=收入—成本费用

如果收入增加了,而净利润没有增加,当然是成本费用增加了,这非常简单明了。

复杂之处在于,成本费用作为会计科目,在展开之后,在会计准则下的各种调配之后,净利润的结果却大相径庭。

比如研发费用,可以选择资本化,也可以不资本化。如果研发费用中的一部分资本化,资本化的这部分只在会计恒等式的左侧,资产科目下变动,而不直接在利润上扣减,从而不影响或少影响净利润。

再如风险拨备,可以今年计提,也可以明年计提,还可以放到后年计提,当期净利润也会产生直接而显著的影响。

我们首先来看华为“增收不增利”的原因,至少是财报上反馈出来的原因。

我们还是得把那个最简单的等式“净利润=收入—成本费用”搬出来。

随着收入规模的扩大,销售收入增长,意味着销售了更多产品,成本费用一般会相应上升,否则世界上就有无本万利的生意了。

那么,根据等式原则,成本费用如果与收入同比例增长,则净利润同比例增长;如果成本费用增幅大于收入增长幅度,则净利润则低于收入增长幅度。

简单点说,如果华为销售收入增长32%,成本费用也是增长32%,那么净利润自然也应该是增长32%。

现在华为的销售收入增长32%,净利润只微增了0.4%,说明成本费用同比增长超过32%。

而成本费用下面的细分科目,如果增长在32%以内的,均为合理范围,并不会导致净利润增幅的下滑。因此,我们将32%设置为一条水平线。

根据华为披露,华为的成本费用由销售成本、研发费用、销售和管理费用几大主要部分组成。

华为2016年的销售成本为3114亿,较2015年的2303亿,增幅为35%。超过32%这条水平线3个百分点。如果华为2016年的销售成本控制在了销售收入增幅32%这条水平线,则意味着多产生69亿净利润。

再看销售和管理费用,为864亿元,同比增加38.8%,比水平线高出6.8个百分点,如果保持与水平线32%的同比增速,将产生净利润42.4亿。上述两项成本费用,如果控制在32%水平线上,则意味着可以增加净利润111亿,2016年净利润同比增幅则可达到30%。

而研发费用为764亿,同比增加167亿,增幅为28.2%,接近水平线,应该说在合理范围之内。雇员费用为1219亿,增加211亿,增幅 21%,增幅远低于水平线(雇员费用从销售成本、研发费用、销售和管理费用各科目归集)。

销售收入与成本费用增速对比

要规模要利润 最根本是要活下去!

与净利润370亿人民币仅微增0.4%,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华为2016年在研发上,高歌猛进,首次突破百亿美元,是净利润的两倍有余

虽然研发费用并不是华为净利润率仅微增的原因,但如果研发费用少投入100亿,则意味着净利润增加100亿。

要知道苹果的研发费用占销售收入的比重仅4.6%左右,而华为的研发费用率2016年达到14.6%,任正非在2016年反复提到,未来几年,华为的研发费用要在100亿到200亿美元之间。任正非曾说,苹果很有钱,但不舍得花钱,而华为没什么钱,却敢于为未来花钱

观察华为历年来对外公布的战略目标,华为从来都是确定销售收入目标,而从未对外界公布过净利润目标。

“活下去,是企业发展的硬道理”,任正非一直以强烈的危机意识在治理华为,“长期有效增长,短期看财务指标;中期看财务指标背后的能力提升;长期看格局,以及商业生态环境的健康、产业的可持续发展等。”

在短期、中期、长期的管理平衡中,华为显然是选择的长期。

华为无论何时,持续研发投入,将当期的投入,转化成未来的核心竞争力。“长期看格局”,投入未来,就是华为大格局中至关重要的一点。

长期除了看格局,还得看商业生态。在2016年,建设开放合作共赢的“生态”上升到战略层面。任正非反复告诫华为,不要做成吉思汗,称霸必然灭亡,要“深淘滩,低作堰”,要在商业生态中,与合作伙伴分享利益。

从财报披露的数据来看,支付给供应商及雇员的现金达5473亿,同比增长34%,而销售商品及提供服务收到的现金为5559亿,同比增长仅为 31%,导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微降。2016年华为雇员费用为1219亿人民币,增长仅为21%,从而可以分析,支付给供应商的现金增幅远远高于34%。由此可见,华为的“平台+生态”战略,并非只是停留在口号上,华为用4000亿真金白银,在实现利益分享的理念。

要规模,要利润,最根本是要活下去!华为高层对未来的判断是,不确定性风险加大,短期财务指标为根本目标让路了!

华为的下一步棋

那么,提升净利润率,华为将如何落子呢?

关于华为裁员的传言,在年报发布会上,华为再次回应“华为没有裁员”, “34岁的年龄是某个专业领域真正独立工作或者带团队的中坚骨干,让34岁年龄段的优秀员工离开,在任何公司都是疯狂的”

相信这并非是华为的“外交辞令”,从财报数据来看,雇员费用增幅21%,在合理范围之内,不足以构成华为今年净利润增幅不大的原因。同时,华为2016年,在全国知名高校的录用的人数,几乎均是第一。由此可以推测,华为不太可能大规模“裁员”。但华为雇员费用高达1219亿,基数大,不排除为防止组织惰怠问题,而进行的正常新陈代谢,即华为内部所说“人力资源朝熵减的方向发展”。

通过前述分析,研发费用事关华为未来根基,剥减可能性不大。华为要提升净利润率,根本在于控制销售成本及销售费用,其中终端业务的成本控制又是关键; 如何与供应商即分享利益,共生共赢,又平衡自身利益诉求,供应链管理又是一个考验。

通过财报透露的信息及近期对华为的观察,华为已经开始有所动作。

华为轮值CEO徐直军在2017年新年致辞中出人意料地向“浮躁和形式主义”开炮,批评华为追求“形式感”、“排场”的营销活动、务虚会。接合财报数据,可以看出,此举是华为打响销售费用管控的第一枪。

其次,华为正推进组织变革、简化管理、下移管理重心,加大一线授权,将代表处将真正转为利润中心,提升运营效率。

最后,消费者业务从规模扩张转向“以利润为中心,打造高端品牌”。

在业界普遍认为全球运营商增速见顶的情况下,华为运营商业务销售收入增幅达到24%,超过2015年21%的增速。2016年,华为消费者业务在整体行业形势严峻的情况下依然保持了出货量和销售收入的高增长,智能手机发货量1.39亿台,连续5年稳健增长,销售收入1798亿人民币,增速47%。企业业务在2015年增速达到43.8%之后,2016年增长持续提速,同比增幅达47%。

随着消费者业务的精细化管理以及收获期的到来,企业业务两年翻一倍的高速增长,对未来持续投入的变现,2016年不会是华为净利润增长的拐点,理应是蓄势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