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总在运营商BG“改变作战模式,应对新时期挑战”汇报会上的讲话

总 裁 办 电 子 邮 件

电邮讲话【2018010 签发人:任正非

任总在运营商BG“改变作战模式,应对新时期挑战”汇报会上的讲话

20171225

一、BG要结合客户需求,设计场景化商业解决方案,融合“产品、网络、数据”,并且通过预算来牵引研发产品走向场景化。

BG做的泰国场景化解决方案,通过三朵云把“产品、网络、数据”结合在一起,用本地化数据和客户进行“一客一策”的深度互动,我认为方向是对的。未来我们研发产品也一定要走向场景化,适合前线销售、交付、服务。前段时间汪涛的《全营一杆枪,重塑“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的共同奋斗精神》的文章大家要好好看看,我认为这是研发改革的方向,过去我们产品是垂直烟囱型成长,产品重的是技术先进性,不偏重场景需求;而未来我们的产品要场景化,基础平台要高技术化。就像泰国案例,他是旅游大国,开始重视视频和平安城市,他如果能解决平安城市问题,经济就会得到更大的发展。因此,这时如果我们能融合客户的需求,又能由BG负责做场景化的商业解决方案设计,我们就能做出样板点来。之前研发开发出来的产品都是烟囱,把这些烟囱交给一线,几支烟囱二等兵难拼出一个好的场景来。拼凑不出优秀的解决方案来,存在着大量的问题,这不一定是主官不奋斗,而是一线没法做出场景化的设计,因此我力主IPD改革时IRB一定要给BG分配预算,用来牵引研发产品走向场景化。如果研发不场景化,那你就不给他补助钱。

二、要帮助运营商走上流量货币化的道路,只有运营商和华为都赚到钱,才能加强投资密度和投资强度,才有可能领先,才会有未来。也就是徐直军的“1+1”方案:一,满足普通客户的基本连接,便宜;二,满足一部分客户的流量需求,按流量收费。

我认为GSM标准在话音和低速数据中是非常好的。我们要保护好这个优质的客户体验,不能说我们用先进的技术,最后带来的是不好的客户体验。所以在我们的开发中,应该固化已经成熟的标准,把它移到别的场景上去继续使用。否则想要便宜一点的用户,又得不到便宜;想要高宽带的用户,又宽不了,大家都不满意。

我们要帮助运营商走上流量货币化的道路。要让运营商能多赚到钱,这样运营商也能多分点钱给别人。否则我们推极简网络,就是自杀。我们的奋斗目标,就是每个比特的成本下降走摩尔定律的道路,不断降下来,这就是极简网络的目标。也要在理论架构上突破,我们不要怕白牌化。

我们不能去引导运营商不比服务质量,只比价格。我们公司内部也一样,如果每个客户群都在比低价销售,都没有盈利,那公司拿什么去进行战略投资,那怎么会有未来呢?所以我认为现在只盯着落后的竞争对手去竞争,只比赛降价,我们就做不出先进方案,明明自己拿着先进武器,但却老是和别人对标比价格,把自己比得一塌糊涂,那是没出息的主官的行为。我们要学会打仗,要学会用先进的作战武器,你的“汉阳造”能打掉航母吗?所以我们还是要学会高成本作战,帮助客户成功,同时我们获取合理盈利。

三、要建设专家垂直循环体系,让他们不断吸收新鲜空气,不断吸取新鲜营养,不断地提升前线的作战能力。

未来我们作战体系的构成,其中代表处主官,责任是盯着胜利而不是盯着细节,95%左右的工作是由职员完成的,5%左右不确定性的工作,要由专家深入去解决,主官主要是看方向,下决心,主官要通晓职员、专家的工作,但并不代替职员、专家。同时要建立起专家垂直循环体系,提供条件让专家不断去在作战中充电和提升。

之前我讲过一个观点,为什么客户交流时我们坐了一屋子解决方案的人,我们能不能就只有三个人,然后把他们的待遇提高到21级、23级。他们的职级大大的提升起来,不用配这么多人,反而是成本低的。在非洲小国,可能就先从合同场景师做起,我们现在才十八个合同场景师,能否把最优秀的破格涨两级,次优秀的破格涨一级,一般的就正常晋升,激励大家走上合同场景师的道路。我们要大胆破格提拔,即便提错了,只要你给他指明方向,过两年后他就又赶上来了。合同场景师要适应当地场景,还要适应网络模型及它的优化,也需要给他提供适应当地环境的充电程序。要让他高职级,甚至比代表还高。我们需要树立起这个导向。解决方案专家一定要真正做到垂直循环,轮流到作战系统去,经受炮火的考验。让他们不断吸收新鲜空气,不断吸取新鲜营养,不断地提升前线的作战能力。合同场景师要根据业务需要,通过全球的作战项目进行集训,循环起来。我们不能坐等进步,只读书是读不明白的,读书破万卷,也一定要实践,我们要加强实践,要在全球选择很多集训项目,战略预备队是逻辑的概念,不是物理的概念。明年哪些点出现了项目,就飞到哪去集训,这样就循环起来了,否则合同场景师也是很容易就落后的。

四、BG要把展厅要定位为作战平台,建设咨询师队伍,通过刻苦学习,以考促训,在枪林弹雨中实战循环,提升自身的内涵,为客户提供鲜活的讲解体验,要能感动客户。

BG新展厅的建设部署,首先要敢于战略投入,要高标准、生动、丰富多彩,要能感动客户。要向企业网展厅学习,并超过它。我们要把展厅作为作战平台来对待,而不是技术博物馆,它也是培养最高端解决方案预备力量最主要的战场,比扛炸药包炸碉堡的人还要更靠前端。客户不远万里飞到这里,不能像博物馆的讲解员一样,背胶片,那样还不如他坐在办公室里听呢?那他何必来呢。他来这里就是想要得到在当地不容易得到的体验。

那么将来我们展厅咨询师应该怎样成长?我们要建立起垂直循环的系统,展厅咨询师一定要轮流在参战中实践,讲解的项目必须亲自参与实施,哪怕不是作为项目经理,也应该是主要参与者。也要建立展厅咨询师的淘汰机制,不要怕没人干,只看你是不是商鞅。未来我们展厅咨询师的编制可以扩大一点,这样有一部分人就可以背上背包拿着铁锹,参加作战。只有亲历作战现场,讲得才让人家感到很生动、很感慨、很有底气,而这底气就来自于自己的内涵。所有的展厅咨询师一定要增强这个内涵。一定要加强实战性,秩序一定要在战场上产生,没有战场经验的人要刷下来。如果我们都没有来自实战,只是从胶片到胶片,那我们的作战系统就是苍白无力的。美军为什么打仗那么厉害,因为他们都是在实战里打出来的。

报送:董事会成员、监事会成员

主送:全体员工,全公开

二〇一八年一月二十六日

在当前的人工智能革命浪潮下,无线通信领域的科研人员应当何去何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4691320

和题主有同样的疑惑中。。看到说物理层paper各种出题解题感同身受,这种工作科研做下去的确是蛮无聊的。然后现在在菊花厂,发现3gpp里边更多的还是在吃以前的老本,大家都放不开,做个nr的标准还都想把自己几年前的专利往里塞。。不过说到机器学习之类的,我自己倒是感觉可以利用ai这一波浪潮给物理层好好的换个血。比如用了几十年的信道模型,跟实测数据真的就差个十万八千里啊。。。比如massive mimo里的一堆假设,什么矩阵是对角的,实测数据一看真就是扯淡啊。基于数据和训练的模型可以在这里有所作为。另外最近手机端各种ai硬件厂商都在圈地,那是因为移动端有应用,有计算机视觉神马的需要这些芯片加速,基站这里要是没有特nb的学习算法把这个蛋糕做大估计ai还是部署不起来。
所以做物理层的伙伴们,拿起机器学习的剪刀把传统的物理层理论都捯饬一遍吧~说不定你就火了哈哈。不过和计算机比起来,我们没有行业的统一数据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像菊花厂这种就应该把他们外场的测试数据啥的公开出来嘛~

作者:没事儿吃个小核桃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4691320/answer/22564340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GPU真的会取代CPU的位置?

http://www.cnbeta.com/articles/tech/656455.htm

CPU和GPU的最大不同在于对指令执行的并行度、缓存、流水线设计、分支预测设计、SIMD程度上的不同啊!CPU有大批的晶体管用于缓存和分支预测,流水线并不深,SIMD程度不高,单线程同频性能爆棚,适合执行有大量if-else-switch等条件跳转语句的代码,比如编译器;GPU把大量晶体管用于构造运算单元,SIMD程度非常高,常常是一条指令同时操作成千上万个数据,流水线非常深,但缓存和分支预测能力很弱,适合执行条件跳转语句很少、数据操作不复杂但数据量非常大的代码,比如图形渲染。你们的水平太低了!

互联网面临的核心问题

  1. 安全与信任
  2. 服务质量保证
  3. 如何容纳以无线网络、嵌入式系统、传感器网络应用

而地址短缺却因为各种IPv4节约地址技术的出现和广泛应用,退居次要位置。
IPv6技术的核心是互联网地址数量扩充,它并没有改变互联网原有的设计理念和网络体系架构。然而,互联网设计之初所坚持的核心设计原则和网络体系架构,在今天已经不适应互联网的应用实际。

可演进的新一代互联网体系结构研究进展
http://www.thucsnet.org/uploads/2/5/2/8/25289795/wjp.pdf
https://pan.baidu.com/s/1qYr2I1A